谊品生鲜江建飞:合肥线上月交易额超2000万,跟永辉MINI有差异

[罗戈导读]社区生鲜市场,二线城市如杭州、南京、成都的头部创业公司,出现了一些倒闭、整体闭店、资金链紧张的情况。看起来,受宏观经济疲软、流动性减少等影响,社区生鲜正面临考验。

在这样的背景下,《商业观察家》近期也访问了社区生鲜的全国性领军企业谊品生鲜创始人江建飞,以了解谊品生鲜当下的发展近况。

谊品生鲜不久前宣布获得腾讯领投的20亿元大额融资,似乎正处在市场的有利位置。这笔钱会怎么花?

谊品面临的挑战则在于,社区生鲜这条路能不能走通,以及同业竞争的加剧,比如永辉正在大力发展定位社区经营的永辉MINI业态,年内要开到1000家店。

拓展

《商业观察家》:年初的时候,谊品称2019年要开到1000家店,这个目标跟永辉MINI的年内开店计划是一样的,目前进展如何?能实现吗?

江建飞:目前,我们有530家左右标准店(300-600平米店型),如果加上小店(谊品也做几十平米的到店自取店型),那会更多。

2019年谊品能实现1000家门店数规模。上半年来看,主要受春节假期两个月时间影响,门店开的相对不多,下半年,会有更多门店开设。

《商业观察家》:已开店的分布情况怎么样?2019年来,有没有拓展新市场?

江建飞:目前,在合肥我们有110多家标准店,如果加上小店,合肥的门店数是最多的(谊品当下的几十平米小店主要在合肥)。重庆有160家门店,成都开了70多家店。这是谊品的前三大市场。

现在来看,相比合肥,重庆的社区生鲜市场更大,下个月在重庆,我们会有20、30家新店开业。

新拓展市场方面,我们也进入了一些新的城市,比如福州、杭州、上海等。

福州我们已经开了4家店。上海我们刚刚签约了一批门店,未来几个月会陆续开,根据上海市场特性,我们开的店,面积可能会小一点,在100-200平米左右。

大致上,我们的拓展是沿着一条线、一个面来布局,从重庆、成都到中部的武汉、长沙等,再到华东市场。

《商业观察家》:我们这有一张照片,显示谊品在北京市场的区域“总部”店闭店了,有这么回事吗?

江建飞:不是这样的。

这家店因为物业的一些关系正在装修,实际上,现在已经重新开业了。

《商业观察家》:谊品售卖的生鲜商品价格相对比较低,现在的毛利率水平和客单价是什么情况?

江建飞:新开店毛利率在18-23个点。谊品门店的毛利率一般就在20多个点。

线上客单价33元左右,线下客单价28元左右。

《商业观察家》:谊品生鲜与永辉MINI,有没有差异化?

江建飞:目前,在一些城市市场,比如重庆、成都,谊品生鲜很多店跟永辉MINI是贴着墙开在一起的。这些店,从我们这边的数据反馈来看,销售并没有受影响,有些店反而销售更好了。

谊品生鲜跟永辉MINI是不同的。永辉MIN有很多快消、日百品类商品,但生鲜的一些东西则并不是太多。

花钱

《商业观察家》:腾讯领投的20亿元,这些钱会怎么花?

江建飞:我们的这次融资所得资金,重点是用在技术、供应链、物流等方面。不是用在开店,开店不需要花太多钱。

《商业观察家》:物流目前现状如何?

江建飞:在合肥,我们有4万平米仓。在重庆则有两个仓,共计3.5万平米。相比较而言,重庆的仓是高仓。

做物流考验的是跟业务的适配性,在运营上,要实现很好的匹配度才行。

比如,当你的规模量不大时,若上自动化设备,其实运营成本是更高的。需要到一定量才能上设备。

整体来讲,一定要做供应链,不做供应链进货价太高,社区生鲜赚不到钱。

《商业观察家》:技术架构一块,谊品目前有何进展?

江建飞:谊品现在的重心是在做中台。

这个中台包括用户、会员、库存、供应链、业务的中台。

谊品是要把商流、物流装进业务中台。

中台这件事考验的是自身的运营能力,要跟自己的业务有很好的匹配,你本身的特点、能力、优势要能融进中台,形成自身特点和竞争力。也就是说别人的中台拿过来给你用,实际你也用不了。

比如供应链。做供应链要预测销量,很多品类商品,像猪肉都是要做计划性采购的,要预测这个城市市场需求量会有多大,如果想临时来采购,是采不到货的。

而要做计划性采购,就需要足够数据参考。比如,过去几年,那家供应商在某个月份的供应量、品质、价格,以及市场整体面的情况等。

业务体量不大时,这些工作可以通过手写来完成,而当业务体量越来越大,就没有办法用手写。因为你有太多供应商,来自很多个不同产区的供应商,每个月份在哪采都不一样,品种、品质、价格、趋势等也都是不同的。

过去这块,零售企业往往就是粗放地做一个进销存的总数,比如土豆,一个品类就一个整体情况,无法体现细节、各区域趋势和其中的差异表现,也就不能满足更精细化运营的需求。

中台这件事,每个企业的发展、业务逻辑都是不一样的,需要企业自己来做。腾讯投资谊品,对于谊品来讲,不仅是资金层面的投资,在业务提升促进层面的价值是非常好的。

目前,谊品已经转到腾讯云,腾讯为谊品的中台提供了基础框架,但腾讯也不会完全懂你,中台的业务发展逻辑,需要自己来做。

《商业观察家》:腾讯对于谊品的业务帮助还有哪些?

江建飞:在技术、线上运营、数字化,比如小程序、会员等方面,我们过去都构建了团队,只是自己做,并没有很专业。

腾讯来了后,对我们的帮助很大。

比如,谊品过去在合肥做了小程序商城,但不同城市间、线上线下的用户并没有打通。这个小程序只能服务合肥一个城市。

现在我们把线上线下会员都打通了,接入中台。我们即将发布能服务全国所有城市的新版小程序,从设计、形态到内容,都有极大提升。这得益于腾讯的帮助。

还比如,过去我们并不完全知道门店顾客是谁,腾讯来了后,我们可以知道哪些顾客最近没有在我们这买东西了,我们有哪些办法可以来触达她们。这些对于我们来说,非常有用。

《商业观察家》:谊品现在的线上业务经营情况如何?

江建飞:如果以今天的日期,往后倒推30天(采访日),谊品合肥小程序的月活用户是93万。

合肥线上月交易额2000多万元。通过到店、到家两种方式履约。

模型

《商业观察家》:在跟你约时间时,我们发现最近这20天,你在全国到处跑,去过重庆、成都、福州、杭州、上海、合肥等地。你好像不怎么喜欢待在总部?

江建飞:谊品生鲜没有全国性总部,这是我们跟其他企业相比特别的地方。

我们的运营总部在重庆,商学院、人才培训中心在成都,技术研发在杭州。

《商业观察家》:现在,谊品技术研发团队有多少人了?

江建飞:杭州技术研发团队有70-80人。我们计划扩充到100人规模。

《商业观察家》:对于社区生鲜市场,谊品的未来应该是什么样的?

江建飞:打通线上线下,做了中台、数字化,以及在社区门店形成一定覆盖密度后,谊品的未来就是经营用户。

线下流量可以很容易转化线上。

我们可以卖很多非门店陈列的商品和服务,再通过既有物流体系配送门店。这对我们来讲,不需要增加太多成本。

《商业观察家》:熟食业务有规划吗?

江建飞:我们觉得通过餐饮方式,顾客体验会更好。

现在,我们正做社区一条街的整体规划。谊品生鲜是其中的主力业态。还包括餐饮,这部分也是我们自营。同时,还会通过招商等方式纳入一些社区服务内容。


上一篇:交通运输部审议《智能快件箱寄递服务管理办法》
下一篇:华能大宗黄云飞:电力能源行业的智慧供应链变革
凡来源为罗戈网的内容,其版权均属罗戈(深圳)供应链管理有限公司所有,转载请注明来源。文章内容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罗戈网对观点赞同或支持。更多深度报道,请关注“物流沙龙”微信公众号
1元 2元 5元 10元

感谢您的打赏

罗戈快讯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