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人裁员它扩张,物流行业又投出一只独角兽

[罗戈导读]军方背景人士缘何踏足物流行业?

军方背景人士缘何踏足物流行业?新冠纪元三年,人人都感觉日子越来越不好过,不只是马斯克对经济产生了“super bad feeling”,老板们的内心大抵如此。企业想尽办法扎紧裤腰带,控制成本努力苟住。

不过,有些企业凭借独特的帮助客户降本增效技巧,反而在低迷的经济环境中吃到了红利,例如位于西雅图的物流科技公司Flexe。

这家成立于2013年的公司最近几年融资动作频繁,近期完成的1.19亿美元D轮融资得到黑石、老虎环球、红点等头部机构支持,本轮融资后估值超过10亿美元,晋升独角兽的行列。

Flexe在官宣中称,尽管时局艰难,但Flexe在2022年上半年收获的客户数量几乎与去年全年齐平。目前,10家*的零售商中的6家、5家*的包装消费品公司中的4家已经成为Flexe的客户。这家公司有何魔力,让资本与市场如此认可?

01、送上门的隐藏商机

仓储物流这件事,说简单也简单,说难也难。

简单之处在于,它说穿了就是把东西从一个地方送到另一个地方;困难则是,运输网络中有许多节点,运输方式也多种多样,形成一张巨大的网络,此间的调度和配合极为复杂。因此,想玩转仓储物流系统并非易事。

Flexe的三位联合创始人都是“外行”出身。

CEO Karl Siebrecht从美国海军退役后在多家科技公司服务了将近30年,曾在广告技术公司Ad Ready和aQuantive担任高管。另外两位联合创始人Francis Duong和Edmund Yue则有硅谷科技大厂技术背景,在投身Flexe前刚刚试水创业成功(两位现都已离开Flexe)。

创立Flexe的主意来自CEO Karl的一次巧遇。

Karl在一个派对上遇到了做酒具生意的朋友Dhruv Agarwal,他向Karl大吐苦水。作为品牌商,Dhruv从海外进口货物运往库房,再从库房发往全国各地的零售渠道。通常租用仓库的合同期限是3年,因此他必须要预估三年内的业务发展情况,来决定要租多大的库房,但市场瞬息万变,他几乎不可能判断准确。即使是在一年之内,库存量也有季节性波动,时而空置时而爆仓,对生意造成很大影响。

“我们行业里的人都有相同的问题,就没有人能做个科技产品让我们互相借用闲置的库房吗?”Dhruv向Karl问道。

作为广告科技领域的老兵,Karl认为一个行业里存在那种连接供需双方的平台型产品简直是理所当然。他本以为早就有几十家公司做Dhruv说的这件事了,但实际上居然没有。在一番走访调研之后,Karl发现这件事虽不简单,却并非无解。他拉上Francis和Edmund,开始创业。

2013年,Flexe成立。6周后,公司获得了*笔收入,来自种子客户——酒具商Dhruv Agarwal。

02、做仓储物流界的AWS

正如Dhruv吐槽的,仓储物流令很多企业头秃。租赁库房是一大块固定的成本,一般租赁合同都是以年为单位;如果是自建库房,建设和运营费用则更高。除了支出上的压力外,传统的仓储模式弹性较小,遇到业务扩张需要更多仓储空间时,租赁新库房最快也要2-3个月,自建的周期更是长达12个月以上。到了双十一、黑五等购物高峰,企业不得不付出额外的高昂成本来应对激增的订单。

到了电商时代,找库房又是另一套逻辑。过去,企业布局物流网络主要考虑线下实体店面的位置和人口密度,预测货物吞吐量相对简单。但今天电商的物流需求是去中心化的,一家企业的货物可能需要跨越城市、跨越国家送到消费者的门口,这对企业的物流网络规划提出了完全不同的考验。

此外,消费者也对物流这件事越来越挑剔。调研显示,83%的美国电商消费者会因为更快的物流而选择竞品品牌,44%的Amazon Prime用户会因为能够当日达而下单更多商品。在这种局面下,企业不优化物流,就把消费者拱手让给了对手。

对此,Flexe提出了“仓储即服务”(Warehousing as a Service)的概念。他们把仓库类比成计算机领域的服务器,传统的仓储模式就如同上一个时代IT企业自建或租赁服务器,Flexe则是仓储物流界的云服务商,把租库房这件事变成按需购买、即付即用。企业客户在Flexe的软件上挑选合适的仓库,上传SKU信息后,即可把货物储存在Flexe的仓库中,并随时安排补货。

「仓储即服务」|图源:The Shelving Blog

这样做的好处是显而易见的。

首先企业减轻了现金压力,不必困于长期合同。此外,在选择库房时也更灵活。

一方面,企业可以根据实际业务量选择仓储容量,淡季少租一些、旺季多租一些,既不至于浪费,也避免了高峰期爆仓。另一方面,企业可以根据目标市场的分布,从Flexe的1000多间库房中选择距离消费者更近的库房,这样不仅能够提升配送效率,还有助于控制物流成本。

今天的Flexe已经搭建起涵盖物流中心、履约中心、快递配送的物流网络,给零售商、电商公司和物流公司提供从仓储、配送到当日达快递的全套解决方案,并且通过一体化的软件平台帮助企业管理订单和库存,通过数据分析功能和精细的运营培训帮助客户动态优化管理。

据Flexe统计,使用其产品和服务的客户平均降低了12%的仓储成本、10%的最后一公里配送成本,并提升了20%的电商收入。

03、物流行业“老树发新芽”

新冠疫情以来,可能没有哪一个行业像物流行业这样,遭受了如此巨大打击的同时又涌现出如此旺盛的新机会。物流这个古老的行业焕发出新的活力。

疫情扩散后的极短时间内,物流行业的各环节均受到不同程度的冲击。在2020年*季度,海运量同比上年减少了20%,空运更是缩减了70%到80%,企业不但物流成本直线上升,仓位更是紧张到“一位难求”。除了传统物流公司外,电商和零售商也经历了相似的挑战。居家令后电商订单量激增,企业既要满足消费者需求,又要保障物流部门员工的生命安全和健康,运营成本大幅提升。

因此,许多企业重新认识到物流的重要性。媒体Logistik Heute对18个国家的企业访谈发现,企业管理者在疫情后对交通封锁、工厂停工、原材料短缺等风险的认识更加深刻。大环境变化倒逼企业主动寻找更加透明、敏捷、高效的解决方案,越来越多的企业愿意开放与科技公司的合作。

来自企业的焦虑反映在资本市场,变成了大量涌入物流行业的资金。据麦肯锡研究,自2015年以来,物流领域的投资额连年增长,年复合增长率高达70%;尽管2019年有所收敛,但此后的两年里资本市场的热情有增无减,2021年融资额突破性地达到246亿美元,相比2020年翻了一番。

图源:McKinsey & Company

不过,投资人的钱可不是雨露均沾,超过60%的资金集中于Top 20的企业,类似Flexe这样的巨额融资轮次撑起了近两年“财源滚滚”的物流赛道。其中最后一公里即时物流平台、公路运输市场和解决方案、新一代最后一公里快递网络等细分领域最受关注。

这背后折射出的是创业公司和投资方更加务实的心态:创业公司更加注重给客户提供看得见的商业价值,并通过融资扩张、收并购来补全业务板块,从start-up向scale-up发展,乃至向巨头企业靠拢;而投资机构倾向于选择退出路径更清晰的赛道和公司,因而更加注重考察创业公司的盈利能力。

当前我们仍未摆脱疫情的阴影,诡谲的国际局势也给未来增添了许多不确定性。诸如Flexe等企业能受到市场认可,正是因为他们给企业客户提供了混沌时局中的确定性,毕竟当今时代,能立刻省钱就是王道。在可预见的未来,无论是物流还是其他领域,必将有更多这样的企业脱颖而出,它们也会给行业带来新的生命力。

凡来源为罗戈网的内容,其版权均属罗戈(深圳)供应链管理有限公司所有,转载请注明来源。文章内容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罗戈网对观点赞同或支持。更多深度报道,请关注“罗戈网”微信公众号
上一篇:系统对补货区域和移库区域的分配原则
下一篇:掌握这些拣货要点,你的仓库就是大赢家!
罗戈订阅
周报、半月报、免费月报
1元 2元 5元 10元

感谢您的打赏

相关文章

2022-08-12
2022-08-01
2021-11-19
2021-11-18
2021-10-20
2021-03-15
活动/直播 更多

9月22日丨2022年(第六届)供应链&合同物流创新发展云峰会

  • 时间:2022-09-22 ~ 2022-09-22
  • 主办方:罗戈网物流沙龙
报告 更多

【预售中】2021-2022罗戈物流行业年报

  • 作者:罗戈研究

¥:398.0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