圆通末端改“直营”?菜鸟驿站上门揽收?关于快递末端有三个重大问题!

[罗戈导读]争夺“最后一公里”的主动权,末端从来没有太平过。

前有拼多多在今年春节前后试水社区团购+快递代收的模式,拉拢网点入驻,试图“策反”菜鸟驿站推行“多多驿站”,建立自己的末端“最后一公里”基础设施。

今有圆通铁了心自我革命,罗戈注意到,圆通正在不遗余力的加快推广“驿站直送”模式,欲借此推动公司非直营体系下的直营化转型。

末端头号玩家菜鸟驿站也没有闲着,据了解,菜鸟驿站正在广东深圳等地区开展上门揽件的区域测试,测试期间,上门件每单大约1.5元,系统每天推40个上门收件任务,驿站必须完成。当地菜鸟驿站老板认为,这是菜鸟裹裹收件功能的下放,上门收件是大趋势,最好顺势而为。

驿站是消化海量包裹的“主力军”,而对电商平台、快递企业等玩家来说则是提升用户收寄体验与服务质量的核心载体,因此“最后一公里”成为群雄逐猎厮杀的重要战场,火花四溅下末端早已是哀鸿遍野。新玩法与惯性路径碰撞,是否能擦出新火花,驿站又能消化多少?

圆通驿站直送 间接等于驿站直营?

圆通所推行的驿站直送模式是什么,本质是什么,弊端是什么,笔者认真对比了圆通的数十个驿站直送案例后,总结出一些结论与大家探讨。

首先,简单来说,驿站直送即整合驿站,做联合派送——快件由总部分拨中心由司机直线送达社区驿站。更详细一点来说,即实行驿站直送的分拨中心利用现有(或新建或改造)的分拣流水线,利用总部提供的驿站直送线上管理系统(将传统的三段码改为专门的驿站直送三段码),在解决好驿站直送路线规划的难题后,并由直送专员(招募的第三方司机或由快递员专职司机等)将分拣好的驿站件进行装包并投递到既定线路的驿站。

驿站直送约等于绕过二级网点将原先的路线重新规划,我们可以感受到,圆通总部以及一级网点正在扩张自己的管理半径,同时相对温和地边缘化二级网点的存在。

驿站直送有很多好处,如上文图中所给出的诸如提高入库入柜率、降低派送成本、缓解派送压力、提高时效等,但同时,驿站直送在实际落地过程中,各个地区在具体执行中表现出了很大的差异。如:实施驿站直送的地区在直送比例上也有较大差别,有些地区100%驿站直送,而有些区域只有60%;有些地区雇佣专门的司机按照规划的路线分包,而有些地方需要驿站自己派司机去拉货;有些司机只需要送货,而有些司机还需要分拣……

各加盟区的实际情况、现实环境等原因造成了目前思路可以靠拢,但模式却未必能够复制的局面,笔者梳理了几个原因供读者发散思考:

费用问题:实行驿站直送的地区或多或少需要进行场地的升级和设备自动化的改造。这是一笔相对高昂的固定成本支出;

地区差异:在一些人口集中,驿站集中且具有分拨中心的地区,驿站直送可能可以起到立竿见影的效果,但在在内蒙、新疆、青海、西藏等地广人稀的大省,驿站直送意味着三个字:不可能。

责任划分:这种模式下,产生的投诉罚款和问题件该怎么处理?

快递二级承包区的存在本是为了疏解一级网点自身区域过大,管理、派送面临难题的困境,便于市场细分深耕,二级网点的存在分摊了派送压力、资金压力,又帮助自己在当地扩大品牌影响力,属于双赢的状态。圆通所推广的驿站直送模式一定程度上从二级网点的手中收回了驿站的直接管理权,目前为了降低成本而取代中间环节,这一做法是否行得通还需要时间的检验。

本质上,驿站直送需要直面非常棘手的利益再分配的问题,同时需要给末端驿站老板一个答案,驿站直送的下一步,又是什么呢?

又上门揽件 菜鸟驿站真能把上门进行到底吗?

2021年4月15日,天猫淘宝联合菜鸟驿站推出的送货上门服务,首批在北京、上海和杭州三个城市启动。上门送货的费用由淘宝天猫提供补贴给菜鸟驿站站点,淘宝包裹入站后,消费者可以自主选择送货上门或到驿站自提。这也意味着,菜鸟驿站只提供天猫淘宝包裹的免费配送,其他电商平台的包裹仍然需要消费者自取。

此服务需要提前在淘宝APP中设置,同时只有部分驿站开通了送货上门服务,不过在上海的我本人从未享受过此服务。

据了解,一个站点是否开通上门送货主要取决于收入是否覆盖了支出,结合部分地区淘宝上门件一单补贴一元左右的实际情况,一个驿站请一个专职送货上门的人工费用至少二千到三千,但实际送货上门的补贴收入可能每月达不到两千元,送货上门无法覆盖人工成本,因此有些驿站并不支持上门服务。

再说回近期菜鸟驿站所力推的上门揽件,上门揽件以往划归菜鸟裹裹,菜鸟驿站主要负责到站寄件,现在菜鸟驿站也推行上门取件,一定程度上既照顾了消费者的体验,也增加了一部分驿站的收入。

做驿站的人往往都感概过,最累的派件是赚钱最少的,也是最容易赔本的,而揽件是最轻松的也是利润最高的业务,但同时又是靠派件支撑着驿站的存在,付出与收获倒挂,这多少有些许的讽刺。

菜鸟驿站作为快递代取点的成立初衷是建设助力快递“最后一公里”的便民设施,私人加盟,提供快递代发、快递寄存业务,由快递公司支付快递寄存的费用,伴随着菜鸟驿站的诞生,送货上门渐渐成为了一项奢侈的服务。

去年,在阿里的补贴下,菜鸟红红火火地对外宣布,将不遗余力的推进驿站送货上门。据菜鸟驿站近期透露的数据,送货上门服务截至目前已覆盖全国200多个城市,长沙近70%菜鸟驿站开通送货上门,武汉、西安近八成驿站开通送货上门,全国接近50%的消费者可以享受到送货上门服务。时隔一年,菜鸟驿站的送货上门承诺消费者真实感受如何?你享受过吗?

谁来关注末端网络的稳定性?

快递行业有一句话,“得末端者得天下”,末端作为构建物流履约闭环的最后一个环节,已经引发巨头间激烈争夺。

今天我们能够看到的是圆通的坚决以及拼多多的大胆尝试,没有看到的还有顺丰申通韵达中通等等也在尝试末端的直营。

顺丰通过旗下的丰巢以及驿收发驿站,建立了完整和成熟的末端体系。丰巢上市指日可待,以加盟模式为主的驿收发,在兼顾城市社区的同时,重心在县域共配和农村物流市场,已经覆盖全国300多个城市,建立了4万多个县乡村驿站。

申通2020年7月在内部快递网络中大力推广自建的快递末端门店品牌——“喵站”。喵站将以独立品牌运作,系统已经和同行系统打通,可以代收中通、韵达、圆通等的快件,后续会再对接极兔德邦等。截止2021年底,申通喵站项目入驻已经突破13000家,累计活跃站点已突破6000个。

韵达快递在2019年重点启动了末端服务建设,包括网点、快递超市、蜜罐自提柜以及共配平台等多种模式相结合,韵达快递超市将与韵达快递、韵达供应链、韵达冷链等业务将具有地方特色的绿色农副产品通过新零售走进全国千家万户。

中通是最晚一家进行规模化自建末端派送点的快递公司,一开始是谨慎的探索,直到2021年正式成立兔喜团队,致力于通过承包区转化、服务商拓展等形式,建设一张形象、服务能力标准化的末端网络。

巩固既有阵地、拓展多元业务、优化服务体验……末端建设的好处妙不可言。

然而随着快递价格战传导到基层网点,生存空间不断挤压之下,末端驿站也是一片血海,或转让或倒闭的驿站不胜枚举,无人、无钱、无利可图。

打末端驿站主意的同时,是时候照顾到末端网络的稳定问题了,要想让末端网点健康和谐发展,解决基本网点和员工的生存问题,输送更多盈利模式,帮助网点遮风挡雨,而不是任其自生自灭。

凡来源为罗戈网的内容,其版权均属罗戈(深圳)供应链管理有限公司所有,转载请注明来源。文章内容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罗戈网对观点赞同或支持。更多深度报道,请关注“物流沙龙”微信公众号
上一篇:顺丰、京东、极兔…电商快递撞上“史上最难618”
下一篇:从月均五千单到三万单,京东物流智能商务仓给商家施了什么“魔法”?
罗戈订阅
周报、半月报、免费月报
1元 2元 5元 10元

感谢您的打赏

相关文章

2022-07-06
2022-07-06
2022-07-06
2022-07-06
2022-07-06
2022-07-06
活动/直播 更多

斯凯孚丨行业前瞻之大话物流

  • 时间:2022-07-07 ~ 2022-07-07
  • 主办方:斯凯孚
  • 协办方:物流沙龙
报告 更多

2022中国低碳供应链&物流创新发展报告

  • 作者:罗戈研究

¥:0.0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