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佑卡车单丹丹:寻找自己的延安

[罗戈导读]福佑卡车创始人兼CEO单丹丹:如果把上市当做心中的延安,可能福佑卡车的整个团队早就溃不成军,沦为流寇了。

近期,福佑卡车创始人兼CEO单丹丹接受“梅花创投”邀请,参与“心力会”的课程讲座。在两个小时的课堂中,她给现场来自多个地方、多个行业的创业者,从创业创新、投融资、人才组织和公司管理等角度,分享了自己的创业感悟和管理心得。

单丹丹表示,如果把上市当做心中的延安,可能福佑卡车的整个团队早就溃不成军,沦为流寇了。在创立福佑卡车之前,她进到一个物流园区,看到一对卡车司机夫妇为了节省二、三十块住宿费,把换洗的内衣内裤挂在后视镜上,卡车司机为了生存而不得不放下尊严。对此场景她深有感触,所以福佑卡车的初心,就是希望卡车司机有尊严地挣到钱。

01 创业很难,坚持更难

作为70年代的独生子女,单丹丹养成了一个“我行我素”的性格。这在当时看来并非好习惯,但如今她认为,遵从自己内心可能是一个好的品质,如果没有这样的性格,可能就不会有后来的从国企辞职,不会有现在的福佑卡车。

尽管当初她准备去实践自己的创业想法时,遇到诸多反对。关于创业,她引用互联网创业纪录片《燃点》谈到,人的一生就应该是去看一些不同的风景,创业真的是一件非常“燃”的事情,过程中可能有高潮、有低谷,有失败、有痛苦,但也一定是有欢乐的。

单丹丹用“心脏”做类比,在心电图上心脏波动都是浮动很大,搏动越大证明活力很强;一条直线也就意味着生命的终结。她不想呆在一个一眼就能看到未来10年、20年都依然如现在的岗位。

她,想去寻找自己的意义。

从南京禄口机场货运中心离开后,她做起了空运物流生意。从3个人开始做起,几年时间,做到年销售2000万,在当时南京的空运市场上做到第一。因为一次偶然接触互联网的机遇,她认为未来的机会在互联网。因此,她那颗“不安分”的心又开始波动。

然而,“互联网+餐饮”的项目并没有像她起初认为的那样——做上互联网就可以马上改变世界、马上财富自由。项目的失败给了她非常重要的启示:没有深度对行业Know-How的积累基础,进入一个自己不熟悉的领域创业,失败率很高。

最后,经过与投资人的沟通,单丹丹重启创业,捡回曾被丢在一旁的十多年物流经验,利用互联网和新技术来改变传统物流行业。于是,就有了今天的福佑卡车。在拿到梅花创投的资金后,单丹丹曾问过吴世春,选择投她的逻辑判断:

1.创业失败过,对创业有敬畏;

2.物流行业未来一定是大赛道;

3.互联网里最懂物流,物流里最懂互联网;

4.觉得单丹丹这个人,还不错。

单丹丹讲到,创业路上,一定要跟高人多请教,多接触牛人,听取他们的建议和意见。有的高人虽然不比自己更懂行业,但是比我们更懂逻辑。许多事情推导至深,都有内在至简逻辑。

02 一定要在有钱的时候找钱

投资人是陪伴创业者从小到大成长的。

历经8轮融资,见过数以百计的投资人,单丹丹给现场创业者的第一条建议——不要太在意自己手上的那点股份被稀释,一定要在有钱的时候找钱。因为最后成功了,少了一两个点的股份,其实关系并没有那么大。“所谓将军赶路,莫追小兔。”

公司有着健康的现金流是她最为关心的事情,当账面的钱还能支撑18个月的时候,她就去找钱了。未来充满着无数的不确定性,你不确定未来的经济会不会有“灰犀牛”,你也不确定市场会不会有“黑天鹅”。她谈到,只要活着,中国的需求还在,我们就有机会。

总之,紧紧把握住自己能确定的那一部分,你就能保持淡定从容、稳定的心态。创业者即决策者,而决策者需要的就是好心态,随随便便的ALL IN,一定输。

同时,面对理性投资人具有挑战性的问题,她也建议创业者应该抱着正确的心态。“有时我们应该把自己的人性压一压,赞歌虽然好听,但是对企业成长没有意义。我会试着让自己接受一些反面的声音,这种帮助可能会更大一些。”

03 共识的管理是最高价值

“年初的《奇迹·笨小孩》这部电影看得我确实有点热泪盈眶,景浩用自己的血性和真诚把一群人凝聚起来,创造自己的奇迹,整个创业过程实在有太多共鸣。”单丹丹现场讲到。

尤瓦尔·赫拉利在《人类简史》里讨论了一个有趣的问题:

十万年前,地球上至少有六个人种,为何今天却只剩下了我们人类?我们曾经只是非洲角落一个毫不起眼的族群,对地球上生态的影响力和萤火虫、猩猩或者水母相差无几。为何我们能登上生物链的顶端,最终成为地球的主宰?

《人类简史》的答案是:人类,之所以能创造出灿烂的文明,背后最深层,最根本的动力,在于共同想象力。

她进一步谈到,福佑卡车从一家南京的线下物流公司,成为今天的科技物流平台,很大原因正是靠一个共同相信的未来。每个人,在思维底层是高度共识的。共识这个东西其实是最难的但也是最有价值的。

如今的福佑卡车有着互联网、技术和传统物流融合的人才体系。她在寻找互联网优秀人才的时候,通常会传播和建立两点共识:

第一,物流行业相对传统,属于人才的蓝海,如果来到物流行业,绝对能带动行业“升维”,而你们也一定是行业的佼佼者;

第二,大多数互联网行业解决的是锦上添花的事情,但来到物流行业却是雪中送炭的问题。中国的物流行业因为效率极其低下,司机挣不到钱,生存状态也很糟糕,而且物流成本还居高不下。

因此,也衍生出我们自己的使命:让公路运输更智能、更简单。她认为,共识是一个重要的牵引力,而要牢固共识,不断地打胜仗就是最好的团建,在这样的团建过程中不断营造共识,凝聚一批贴着火花的灵魂向前走,企业发展才会有新突破、新生机和新价值。

04 专注交易效率,不忘心中延安

单丹丹谈到,To B的产业互联网跟To C的消费互联网还是有些不一样。To C的互联网可以用资金砸出一个新需求,如坐地铁也行、骑自行车也行、坐公交车也行,甚至打车骑电动车也行。而产业互联网是原本就存在的,需要我们对产业链上的流程不断拆解、重组,再拆解、再重组,最终形成一个高效率的链条模式。

整车运输领域,一头是托运人,一头是卡车司机,看似极度简单的A点到B点的端到端运输,但传统的运营模式效率依旧低下。“7年来,我们专注于交易,从1.0的交易线上化到2.0的流程标准化,再到3.0的匹配智能化,就是在不断提升货运行业的交易效率。”

传统的找货模式是卡车司机拉一个从北京前往上海的货,只能在上海本地再次找货,这个过程可能又得花费两三天,甚至空驶返回。但通过福佑卡车的“福佑大脑”对大数据的运算,卡车司机可以在前往上海时就能提前找到去往下一趟城市的货。如北京到上海,上海到武汉,武汉再到石家庄,石家庄再返回北京。

单丹丹解释道,把订单要素进行重构,然后让卡车司机在有效时间内“多拉快跑”,降低他们的空驶率和不必要的找货时间,原本一个月只能跑9000公里,但通过福佑卡车的介入,可以每月跑到12000公里。多出的3000公里的边际效应就是福佑卡车创造出来的价值。

正如开头所说,福佑卡车的初心就是想让卡车司机有尊严地挣到钱。“我们聚焦做整车运输,通过自己的一些努力,能改变多少是多少,当我们生活条件变好之后,我们终归是要做一些有益于别人的事情,这可能就是我心中的延安,走到哪里都不能忘记。”

凡来源为罗戈网的内容,其版权均属罗戈(深圳)供应链管理有限公司所有,转载请注明来源。文章内容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罗戈网对观点赞同或支持。更多深度报道,请关注“罗戈网”微信公众号
上一篇:网络货运发展的优势和现状
下一篇:车门焊死、打孔上锁!疫情防控等于不把卡车司机当人看?
罗戈订阅
周报、半月报、免费月报
1元 2元 5元 10元

感谢您的打赏

相关文章

2022-12-05
2022-12-09
2022-12-09
2022-12-09
2022-12-09
2022-12-09
活动/直播 更多

12.22 | 数实互生 融生无界 2022中国物流创新企业年会暨物流资本云峰会

  • 时间:2022-12-22 ~ 2022-12-22
  • 主办方:物流沙龙 罗戈网

报告 更多

罗戈研究 | 2022中国供应链&合同物流发展报告

  • 作者:罗戈研究

¥:498.0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