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洲摆脱俄罗斯天然气?没那么容易

[罗戈导读]俄罗斯在目前的全球能源版图上究竟是个什么位置?欧洲到底能不能找到俄罗斯能源的替代品?以及这场冲突会对我国的能源安全产生影响吗?

大家好,我是奥特快。欢迎来到奥特快谈,和我一起用产业视角看世界。

上期视频里,我与南京农业大学的经管学院教授、前联合国粮农组织统计司经济学家田曦聊了聊俄乌战争对全球农业的影响。

但俄乌这两个国家在全球能源版图上同样扮演着重要角色,尤其是俄罗斯。所以俄乌战争对全球能源格局的影响也不可忽视,特别是欧洲对俄罗斯能源的依赖是否有可能被这次战争打破成为了很多人关心的话题。

那么,俄罗斯在目前的全球能源版图上究竟是个什么位置?欧洲到底能不能找到俄罗斯能源的替代品?以及这场冲突会对我国的能源安全产生影响吗?

本期节目中,我十分荣幸地邀请到了上海市美国问题研究所助理研究员赵舒婷,与她一起聊聊俄乌冲突对全球能源格局的影响。

以下为访谈内容节选的文字稿:

奥特快:哪些地区在能源方面受俄乌战争的影响最大?

赵舒婷:从全球消费中心和全球生产中心来看,全球能源的主要消费中心是欧洲、东亚、北美,生产中心主要是俄罗斯、中亚还有美洲及非洲。

欧洲40%的天然气来源于俄罗斯,石油的依赖程度大概是在25%的水平。

乌克兰的能源地位主要是之前俄罗斯通往欧洲的天然气管道是从乌克兰过境的,乌克兰作为一个过境国在其中发挥了一个比较重大的作用。

欧洲肯定是受俄乌战争影响最大的地区。因为俄罗斯的天然气主要是通过管道的方式运输到欧洲,然后管道天然气的成本和价格更低,如果欧洲从美国进口天液化天然气,生产成本会增加3倍、运输成本会增加4倍。

美国在石油方面已经实现了自给自足、甚至还可以出口,所以对美国的影响不大。

另外,我们可能很关心亚洲的情况。其实,亚洲60%的能源主要依赖于煤炭,比如说像中国、印尼都是产煤炭的大国,所以俄罗斯供应减少对我们的影响不是特别大。

奥特快:既然欧洲40%的天然气进口来自俄罗斯,那么欧洲是否能找到俄罗斯天然气之外的替代品呢?

赵舒婷:主要从两个角度分析,第一,除了俄罗斯外还有哪些地区能满足欧洲的天然气缺口?第二,即便这些地方愿意满足欧洲的缺口,这种切换成本又到底有多大?

在供给端与渠道侧两个方面,欧洲如果不从俄罗斯进口天然气,那么它的缺口大概在1500至1700亿立方米之间。美国现在的产量大概是1100亿立方米左右,所以哪怕美国的全部产量都给欧洲,其实还是不够用的。

最近看到一个新闻说拜登承诺向欧洲提供150亿立方米的天然气,而且大家可能也关注到这些本来是要卖给亚洲的,在欧洲涨价后又半路绕回去,其实是让欧洲当了个冤大头买了高价的天然气,而且这些天然气其实只够欧洲用一个月。

天然气主要通过两种途径运输,一种是管道,前期的投入建造、规划时间都很长,可能需要数十年来完成;另一种是液化天然气船。就现在的情况来说,液化天然气只有31%的份额是大家可以自由购买的,其他的份额都是签订长期供货合同的。

如果我们观察全球能源格局变化的话,因为欧洲的经济发展这么多年来保持一个比较稳的状态,所以它其实在全球能源消费中的地位是在下降的。

像中东这些国家其实更看好亚洲这些新兴市场国家,中东的一些天然气生产国也不太愿意为了得罪自己的亚洲买家、而把自己的长期合同转向成欧洲。

另外,天然气的生产是一个长期的事情,可能说现在一个生产商未来10年卖给了欧洲,但10年之后欧洲的需求量可能是下降的,那么这笔买卖就亏了,这也会影响生产商对欧洲增产的意愿。

可见从供给端来说,如果没了俄罗斯的天然气,欧洲的天然气缺口太大。首先,本就没几家能满足;其次,能满足这些渠道的中东能源国也不一定愿意为了填欧洲的缺口得罪亚洲客户、把原本卖给亚洲的气卖给欧洲。

而渠道侧的情况也好不到哪里去。最经济的运输天然气的方式是管道输送,但如果拒绝从俄罗斯进口天然气,那么就意味着要增大液化天然气的进口量。

一般来说,欧洲天然气是在伊比利亚半岛这样一个中枢进入后,再通过管道输送到欧洲不同的国家。比如说在法国会增加一些元素。

另一个点是欧洲这些管道的内部不是100%互通的,像德国和荷兰使用的是一种低热值的天然气。假设能源的输入方式发生改变,想在这些管道内部进行调整的难度其实也非常大。

如果用液化天然气,虽说像西欧和南欧大概有500多亿的闲置管道可以使用,但是因为管道设施在欧洲的分布非常不均衡,像德国是没有液化天然气的站点基础设施,进口液化天然气是要靠欧洲其他国家帮忙的。

美国一个著名的经济智库——彼得森国际经济研究所做了一个测算,如果欧洲想替代俄罗斯的天然气,欧洲光买天然气的成本便要增加250亿欧元。另外,欧洲还要再花750亿欧元来重新完成相应的基础设施建设以把这些天然气运输到欧洲的各个国家。

由于天然气运输对各类基建要求很高,即便真有国家愿意填上欧洲天然气的缺口,但欧洲要真的用上这些气,还得再花一大笔钱重新修建天然气基建,怎么看都不像是短期能解决的事。

奥特快:欧洲内部的不同国家受到的影响有什么不同呢?

赵舒婷:天然气方面,像希腊、斯洛伐克对俄罗斯的依赖程度大概是84%~90%,德国的话大概是在40%,印象中德国有一半的天然气和1/3的石油是从俄罗斯进口的,东欧的几个国家像芬兰和保加利亚是100%依赖俄罗斯的天然气。

对于欧盟中重要的两个国家——德国和意大利来说,它们对俄罗斯天然气的依赖程度也很高。

刚刚提到,德国自己是没有大的液化气的基础设施。而意大利在切尔诺贝利事件发生后是反对建核能的,所以可再生能源在整个国家能源的占比非常低,意大利自己的能源产出因为环保问题也从200亿立方米下降到37亿立方米,所以它对俄罗斯能源的依存度也比较高。

所以,像德国和意大利的学者都说自己在短期内很难摆脱俄罗斯的天然气,因此,目前可能非常积极支持抵制俄罗斯能源的是波兰。

奥特快:俄乌战争会对我国的能源安全造成影响吗?

赵舒婷:我国的能源安全大概面临一个基本状况——敏感但不脆弱。

敏感是说因为我国能源的对外依存度是有一部分的,比如我国石油的对外依存度大概是70%,天然气的对外依存度是40%。

但是因为石油和天然气在我国一次能源中的占比比较低,而且我们国家主要还是依靠煤炭,所以综合下来石油和天然气在我国能源消耗中的对外依存度只有20%,这样就决定了当国际能源供应市场有变化的时候,我们一定会被国际市场的价格影响。

但因为我们国家过去这些年都在大力增加能源供应的多元化,包括刚刚提到,我国跟沙特也保持着比较好的关系。

特别有意思的一件事情是,2021年沙特阿美公司的CEO在中国举办的一个学术会议上说,阿美公司未来50年的重点是保障对中国石油供应的安全,这也是因为中国在全球能源格局中的位置越来越重要。

沙特考虑到它也要跟其他的石油出口国竞争,欧洲的位置其实在相对下降,那么把握住中国市场是非常重要的。

所以,我们国家总体上形成了这样的一个态势——虽然敏感但是并不脆弱,我们国家总体的能源安全是能够得到保证的。

奥特快总结:

与赵老师的交流中,有两个点让我印象很深刻。

第一,很多人以为欧洲要填补俄罗斯的天然气缺口,只要能找到新卖家就可以了。

但其实除了得有货,还要有能承载这些货的基建。

而修这些基建花的钱,可能比货值本身要高得多,可见很多时候隐性成本更要命。

第二,作为美国铁杆盟友的沙特,它最大的公司沙特阿美的CEO竟然说阿美未来50年的重点是保障中国的石油供应安全。

结合中东卖家为了不得罪亚洲客户而不愿意把天然气改卖给欧洲,这让我想到刘世锦在《读懂“十四五”》里有一个观点:出口大国不一定是强国。甚至在当前全球局势越来越动荡时,反而会遭到出口对象国的打击。但是,进口大国一定是强国。

后者不仅能搅动全球市场,也能在条件成熟时抢夺全球商品定价权,因此在稳住出口的同时发展进口,在吸引外资入华的同时鼓励对外投资,这是所有世界性国家发展中的必经之路,也必然是我国未来的大势所趋。

好了,本期节目就到这里。

凡来源为罗戈网的内容,其版权均属罗戈(深圳)供应链管理有限公司所有,转载请注明来源。文章内容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罗戈网对观点赞同或支持。更多深度报道,请关注“罗戈网”微信公众号
上一篇:杭州将打造首届碳中和亚运会
下一篇:爆红的“本草纲目“中有什么供应链的秘密?今天你做刘畊宏的女孩男孩了吗?
罗戈订阅
周报、半月报、免费月报
1元 2元 5元 10元

感谢您的打赏

相关文章

2022-09-30
2022-09-30
2022-09-30
2022-09-30
2022-09-30
2022-09-30
活动/直播 更多

9月22日丨2022年(第六届)供应链&合同物流创新发展云峰会

  • 时间:2022-09-22 ~ 2022-09-22
  • 主办方:罗戈网物流沙龙

报告 更多

2021-2022罗戈物流行业年报

  • 作者:罗戈研究

¥:498.0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