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亿美元收购利丰物流,全球航运老大抢入合同物流,最受益的却是普洛斯GLP?!

[罗戈导读]从全球海运老大的巨额收购,看巨头们端到端物流解决方案的无穷野心。

12月22日,全球最大的集装箱航运公司马士基宣布已达成协议,将收购总部位于中国香港的合同物流公司LF Logistics(利丰物流),此次交易价值为36亿美元。

利丰物流是利丰(78.3%)和淡马锡控股公司(21.7%)共同持有的私营企业,在亚洲提供合同物流服务及在全球提供货运管理服务。

据了解,2019年8月,淡马锡收购了利丰物流21.7%股权,当时对利丰物流的估值约为14亿美元,马士基支付的价格比这一估值多很多。

2020年3月20日,普洛斯和冯氏家族宣布向利丰有限公司提交私有化要约并于港交所进行公告。根据计划,总金额约72.23亿港元。

当时,利丰已发行股本近85.4亿股股份,其中在公告日期,冯氏股东持有约27.6亿股附表决权股份,占附表决权股份的60%,及占控股公司股份总数的32.33%;普洛斯GLP持股约66.2%,GLP A股东持有约18.4亿股附表决权股份,占附表决权股份的40%,及占控股公司股份总数的21.55%;GLP B股东持有约39.4亿股无表决权股份,占无表决权股份之100%,及占控股公司股份总数的46.12%。

这意味着,私有化时普洛斯占股近70%,值得注意的是,作为利丰的最大持股方,普洛斯也成为此次巨额收购的最大获益方之一。

今年以来,马士基收购事件不断,包括合同物流、电商物流、航空物流等公司,为什么在海上大赚特赚的马士基要重金扩展内陆物流乃至空中物流业务?是要深入内陆“抢生意”吗?就让我们就从这次的利丰物流收购切入讲起。

收购利丰物流能为马士基带来什么:新的能力

利丰物流有一个由亚洲223个配送中心和全球250多个客户组成的网络,在全球范围内有1万名员工,配送中心总面积达3000万平方英尺(约278.7万平方米),每周能收到超100万份订单。

在2020年全年,利丰物流营收为13亿美元,IFRS 16调整后息税折旧及摊销前利润(BITDA)为2.35亿美元。

(图源:利丰物流官网)

· 马士基看中了利丰物流什么?

今年年初,马士基CEO表示,马士基已经成为一家盈利能力和业务不断增长的物流公司,为客户提供广泛的海运、空运、港口服务,具备包括仓储、关务服务、第四方物流在内的业务能力,一直对外强调的关键词是:“端到端供应链服务”。

马士基一直在利用收购将海运业务扩展到内陆物流,希望在亚洲和美国港口之间的货物运输市场中占据更大的份额,然后从港口到仓库或企业,甚至最后一公里到每个终端消费者。

马士基在物流领域的收购重点放在建立新的功能和能力上,用马士基高层的话表示就是“我们不收购不在我们实力范围内的业务,我们收购我们尚未拥有但作为我们价值主张的一部分需要的能力。”

1、显然通过此次收购,利丰物流的物流网络控制权将全归马士基所有,马士基现有资产组合将增加223个仓库,在全球的仓储设施将达到549个,总占地面积达950万平方米,马士基可以提供为客户提供更优质的仓储配送履约服务。

2、利丰物流专注于零售、批发和电子商务领域的B2B和B2C配送解决方案,拥有深厚的客户关系和卓越的运营,有利于马士基的全球发展。

这1、2两点,正应对了马士基大力发展仓储业务、电子商务和最后一公里交付的方向。

3、利丰物流在亚太地区业务覆盖范围广泛,拥有行业领先的供应链履约能力,有助于实现马士基一直强调的“通过管理资产为客户提供端到端供应链服务”的战略;有助于增强马士基在亚太地区的物流业务能力。

4、马士基更多着眼于扩大仓储、分销和空运业务,比如为体育用品集团彪马(Puma)和家具零售商宜家(Ikea)等客户提供端到端的服务,通过海路和陆路将产品从工厂运送到商店,而利丰物流在亚太地区拥有强劲的服装物流能力。

(马士基为彪马提供敏捷的供应链服务)

5、作为收购利丰物流交易的一部分,马士基已与利丰建立战略合作伙伴关系,由于利丰重点关注上游供应链,马士基重点关注下游供应链,双方可以开发一系列全球综合端到端供应链服务。

……

马士基对此次收购的定性也证明了上面的分析:“收购LF Logistics是马士基成为全球综合集装箱物流公司的重要战略里程碑,助力我们基于管理关键资产为客户提供数字赋能的端到端物流解决方案。”

下面我们谈谈,通过收购利丰物流,马士基到底在构建什么。

· 马士基延伸到物流服务的三个层次

马士基现有供应链已经整合了物流、海运、铁路和空运等产品。作为全球性综合物流供应商,马士基正在提升为客户提供一站式和端到端物流服务的能力,已经通过电子商务物流收购、技术投资和扩大仓储配送能力加强了综合物流服务水平。

从下面的图中可以看到马士基对于“端到端供应链服务”的构建,仅从近期收购来看,冀源国际(Senator International)是国际空运货代,海关关务公司KGH是数字化解决方案,利丰物流是合同物流,Visible Supply Chain Management、B2C Europe、HUUB是电商物流……

他们分别代表马士基对于延伸到物流服务的三个层次:数字化解决方案—管理型服务,这是顶层;合同物流解决方案—履约型服务,这是中间层;货运代理解决方案—承运型服务,这是基础层。

马士基就这样通过并购整合形成了端到端的服务,成为了全球第七大合同物流企业。

马士基的野心,不止于海上

今年以来全球供应链遭遇瓶颈,港口出现拥堵,航运费用水涨船高,集装箱更是一箱难求,以马士基为代表的航运巨头获得了巨额收益,2021年第三季度,马士基营收同比增长68%至166亿美元(其中海运业务为131亿美元),息税前利润(EBIT)同比暴增近五倍至59亿美元(其中海运业务为53亿美元)。

(图源:马士基三季度报)

当然,海上霸主马士基也有自己的“痛处”,资料显示,马士基拥有约7万名海运客户,包括美国零售连锁店、汽车制造商、家具供应商、电子产品制造商等众多行业客户。但在这些客户中,只有不到四分之一使用该公司的物流服务将货物从港口运到仓库和配送中心。

为此,马士基多次表示,将持续增加运力并扩大服务范围,为客户提供端到端供应链服务,即从商品的生产到最终消费,响应客户快速增长的合同物流需求。

可以说,马士基作为全球海运老大,更能意识到疫情造成的集装箱短缺和船只跳港,对国际货运造成的巨大影响,进而加大力度发展仓储业务、电子商务、最后一公里交付。马士基高层曾表示,准时制供应链在很大程度上已经成为过去,现在,随着利率接近于零,客户负担得起更多的库存。

(图源:中信建设)

据中信建投分析,从2016年集运业进入低迷期,马士基便将战略重心向端到端与数字化迁移;2017年以后马士基加速战略转型步伐,构建了海运、物流与运输、码头与拖轮、集装箱制造等四大核心业务。外部通过对陆运网络收购进行业务补强,内部机构重组提高运营效率,逐步完成业务架构调整。

目前,马士基已初步完成端到端集成战略转型的第一阶段,后续将重点推进海运、内陆物流和码头之间对现有产品和服务的交叉互售与向上销售。

(图源:中信建投)

· 马士基大力发展电商物流和空运

物流是马士基从传统航运公司到海运综合运输和物流公司转型的关键,所以马士基不断加大在物流领域的收购,重点放在建立新的功能和能力上。

为了增强综合物流服务产品,马士基于两年半前开始相关收购,先后收购了美国报关公司 Vandegrift、仓储和配送业务领军企业Performance Team,欧洲海关关务公司KGH。

近年来,许多马士基的客户在推出数字化战略时,看到电子商务销售业务增长强劲,进而寻求对B2C供应链业务增长的支持。马士基一直在加速开发端到端物流解决方案,以期搭上电商的顺风车,实现业务多元化。

2021年9月,马士基收购了主要业务位于美国的B2C包裹递送和履单服务公司Visible Supply Chain Management(Visible SCM);以8600万美元的价格收购了面向欧洲市场的B2C物流公司B2C Europe Holding B.V.(B2C Europe);收购了葡萄牙时尚业B2C仓储云数据物流初创企业HUUB,夯实其技术服务能力。

(图源:中信建投)

电商物流领域是马士基为客户提供综合物流解决方案的战略重点领域,这三起收购都将增强马士基的技术能力及电商物流能力:

Visible SCM在美国共运营着9个分拨中心,每天处理20万个订单,每年处理2亿个包裹,对马士基目前在北美的仓储业务是良好的补充;

收购B2C Europe,则可以使马士基向客户提供欧洲最后一英里的高效配送,并方便对所有包裹进行全面管理和实时查看;

而随着HUUB技术嵌入马士基系统之中,马士基将为客户提供完整集成的电商物流产品,高度人性化、便于操作的客户和合作伙伴使用界面,以及统一的窗口,支持客户实时了解库存信息。

马士基表示,如今客户希望马士基提供综合物流解决方案和服务,通过收购,把这些电商物流企业的运营模式和价值主张,与马士基的产品和服务相结合,马士基可以更好地支持客户继续开发电商产品。收购的企业将为马士基在电商物流领域提供一个强大的增长平台,并且将产生显著的协同效应。

(图源:中信建投)

同时,为了加快马士基整合物流、海运、铁路和空运的产品供应并扩大其全球航空网络,2021年11月,马士基宣布有意收购总部位于德国汉堡的全球货运代理公司冀源国际(Senator International),该公司拥有著名的运营空运平台,并在欧洲、亚洲、南非和美国开展业务。

空运是全球供应链灵活性和敏捷性的关键推动者,可以使马士基应对时间紧迫的供应链挑战,并为高价值货物提供运输模式选择。可以看出,马士基正在增加其在全球航空货运行业的影响力。马士基表示,下一步公司需要提升空运能力以创建一个更全面的运输网络,这样可以更好地满足客户的需求。

总而言之,就如上文所说,通过不断“收购我们尚未拥有但作为我们价值主张的一部分需要的能力”,来进一步加强“端到端供应链服务”。

· 航运巨头的跨界收购

当然,航运巨头打“收购战”的不只是马士基,就在昨天,马士基的最大集运竞争对手、总部位于日内瓦的地中海航运公司(MSC)提交了收购要约,计划以64亿美元的价格,收购非洲最大的物流运营商Bolloré Africa Logistics公司100%的股份。

12月8日,航运巨头达飞集团宣布签署了一项价值30亿美元的收购协议,收购美国合同物流和电子商务专家Ingram Micro(英迈国际)的CLS部门大部分业务。此举可以加速达飞集团在合同物流和电子商务方面的供应链能力,使达飞集团的子公司CEVA Logistics成为全球第四大合同物流供应商。

可以看出,航运巨头长期致力于加强港口、物流及供应链相关业务的拓展与合作,收购陆上业务已成为大势所趋。

凡来源为罗戈网的内容,其版权均属罗戈(深圳)供应链管理有限公司所有,转载请注明来源。文章内容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罗戈网对观点赞同或支持。更多深度报道,请关注“罗戈网”微信公众号
上一篇:逃离洛杉矶:更多集装箱业务逃往东海岸!“万海516”仍处于锚定待泊状态​
下一篇:【专栏】英国最高院终审航次计划缺陷构成船舶不适航——简评“CMA CGM LIBRA”轮搁浅案
罗戈订阅
周报、半月报、免费月报
1元 2元 5元 10元

感谢您的打赏

相关文章

2022-08-17
2022-08-17
2022-08-17
2022-08-17
2022-08-17
2022-08-17
活动/直播 更多

9月22日丨广州 2022年(第六届)供应链&合同物流创新发展高峰论坛

  • 时间:2022-09-22 ~ 2022-09-22
  • 主办方:罗戈网、物流沙龙、罗戈研究

¥:499.0元起

报告 更多

2022中国低碳供应链&物流创新发展报告

  • 作者:罗戈研究

¥:0.0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