冯雷:网络货运与运力新生态

[罗戈导读]在网络货运时代,运力创新是行业热议的话题,也是企业关注的重点。经过疫情的洗礼,运力市场发生了什么变化?网络货运背景下的运力创新有什么呈现,未来趋势如何?运力新生态又该如何建立?

在网络货运时代,运力创新是行业热议的话题,也是企业关注的重点。经过疫情的洗礼,运力市场发生了什么变化?网络货运背景下的运力创新有什么呈现,未来趋势如何?运力新生态又该如何建立?

带着这些问题,7月31日,路歌董事长冯雷受邀参加了由运联主办的「2020(第九届)运联峰会」,并在“运力创新峰会”上发表了题为《网络货运与运力新生态》的主旨演讲。

以下是根据冯雷演讲实录整理的内容:

大家好,我是冯雷,来自路歌,我们做运力已经很多年了,这次在运联峰会上,产生了很多感慨。

先说个故事,可以说雷同,也可以说巧合。

有一个夜班警察,突然看到一个醉汉在十字路口走来走去,就去问道:先生,你在干嘛?那人说,我在找钥匙,车钥匙丢了。“你车钥匙在哪丢的啊”,他说我刚才在酒店喝酒的时候,在两条街外边丢的。警察问,那你干嘛在这找钥匙?他说,这里灯光比较好。第二天这位警察又值班,发现醉汉又在这,就问:先生你怎么了,钥匙又丢了?醉汉说,丢了。但在哪丢的并不知道,一想明天可能会丢钥匙,就来这找了。为什么来这找,因为这灯光比较好。第三天,警察发现这人又去了,且西装革履,警察问:先生你今天干嘛来了?他说,我今天没喝酒,钥匙也在手上。“那你为什么又来了”,他说,我来找钥匙,因为这灯光比较好,如果我丢钥匙,一定在这。

不好意思,故事有点冷。为什么说这个,因为我昨天晚上特别感动,褚总说的几个“夜话”,我去转了一圈,发现大家确实在说真的问题,在谈具体作业里的需求、供给,这个讨论我觉得特别有意义。好在今天我带来的话题,也是我比较擅长的,在网络货运背景下,我们运力的发展。

网络货运开启数字新时代

先解释一下网络货运。这是我集十几年功力画出来的一张图。左边是所谓的老生态,右边是网络货运之后会形成的新生态。两者的区别在于,老生态是有毛病的,我们对于个体运力高度形式化的管理会造成三个链条(实际业务流、资金流、发票流)互不协调,都是灰色体制才披露出来的,然后就此产生了全行业灰色现象,难以合规,我认为这才是几十年我们物流,特别是运输行业处于“散小乱”的根本原因。因为没有办法合规,所以只有散小乱才能适应。

到了新生态,我们有了网络货运平台,它实际上是一个数字化平台。首先,政府从形式化的证照监管变成了数字化监管,按照业务实质来进行,然后就产生了物流公司以及资源方都可以在数字化的基础上去产生相互的连接和流通。所以,右边是一个数字化的平台,一个数字化的新生态,这是非常划时代的一个变化,是产业互联网大踏步前进过程中非常巨大的一个变革。

在这样一个数字化的新生态里面,我们看看各自都有什么样的变化。

首先,应用大数据的社会管理。就如刚才所说,它是第一个应用大数据、以数字化进行社会管理的行业,这是国家层面非常大的变化,很幸运它最先落到物流行业。行业监管、税务监管现在全部是以数字化形式进行了。

其次,产业互联网在物流行业落地。落地做什么?社会物流。

最后,企业升级。对于企业来说,我们要站在数字化基础上进行升级,去掉中间灰色地带,用数字信用进行生态互联。

总之,不管是宏观还是微观,我们全部会受数字化影响。

这几年,我一直有个“郁闷”,借此来抒发一下。当有人问网络货运是干什么的时候,一堆人都会说是做发票业务、或者开发票的。我觉得这很外行,他根本没有看到什么人能最终去开发票,一定要去做数字化,数字化在这个行业的第一个红利就是国家给予的“合规”,包括后面理顺企业财务和发票关系,也就是说开发票是数字化的一个红利。如果你不做数字化,而直接去开发票,那么对不起,你就是一个开发票的,而不是网络货运。

投身于网络货运,相信大家都会有感受,只有数字化做的好底力足,业务真实,才能去适应我们的行业监管及未来挑战。这是我们所能看到的,数字化已经在飞快发展了。

数字化发展对运力有什么影响?

首先,我们先理清一下:什么叫运力。

运力是车吗,或者是船吗?这个问题,我们也看了很多年。我的结论是,运力在物流行业其实是一个供应链,即运力供应链。

什么叫运力供应链?首先,是一串相互协同的 “人”,这个“人”不一定是自然人,也许是车队,也许是小公司,也许有黄牛、调度、现场等,把他们连接起来、协同起来,才能形成运力供应链去满足需求。单独的车是无法行动的,至少要加上一个司机或车主,司机和车主给这个车赋予了运联能力和管理接口,他就会有自己的生存空间,当他加入更大的供应链环节,连起来,就能适应不同的运输需求。所以,运力一定是一个协同的供应链。

最小的颗粒或最简单的运作,例如货车之间的对接,也是一种运力,但它适用的量比较窄。所以,我们说运力首先是一串运力供应链,在不同产业生态里,运力供应链会发生演进。在我们的老生态里,运力供应链是在线下的市场里生存,里面有黄牛,也有各色人在做看不见的连接;现在大家明显能感觉到变化,黄牛消失了,园区萎缩了,那么运力供应链演进到哪里去了呢?在网络货运、数字化这个大背景下,我们可以来看看它有哪些变化。

首先,内外部供应链演进

先看外部。

其一,运力直采。物流公司,特别是跑干线的时候,我们的项目物流,网络化物流都要用到社会运力,这是外采车。这些年在网络货运的背景下,出现了运力直采,也就是从物流公司到车之间可以进行直接的调度,这在以前是很难发生的,因为当公司和个体车对接时,个体车没办法开发票,公司怎么把钱给司机是个问题。在老生态里,财务必须想各种办法把钱从账上支出来,再付出去,这中间实际上就有很多灰色部分。所以老生态里的运力直采绝大多数是没有办法落地的。

在新生态里,这件事解决了,很多大公司开始通过平台建立直采运力池。路歌大概是从14、15年开始做直采运力池。当然,路歌的基础,更早做的是管车宝,一个外部社会运力管理平台。我们发现,随着网络货运一步步地明确化,物流公司更多地在用数字化平台形成自己的直采运力,且能越来越顺畅地进行。运力直采会带来1-2层甚至3层分包结构的消除。

其二,外协透明。原来的外协是在层层分包里,难以透明化,而现在外部车队在新生态里可以进行透明化的运作。举个例子,原来很多车队拉货,说自己不挣钱,是真的吗?当然不是,这里面很多东西都藏到了层层分包、不透明的环节里,而现在外部车队的运作是不是落到合适的人手里,是不是有合理的成本,都很透明了。

再看内部变化。

其一,是调度/现场的变化。旧生态里的调度/现场流程是不透明的,因为没有数字化。我认为没有数字化就没有透明化,没有透明化就没有连接。网络货运新生态里,通过数字化,整个内部作业流程得到了透明化。

其二,支撑部门的变化。例如我们的财务,原来有冗长的流程、古板的制度,而现在不管是流程还是效率,都得到了优化和提高。这些年,路歌已经实现支持物流合作伙伴财务、业务一体化管理。对于一些大客户,我们把对账周期从两个月降到了两三天以内;对运输的卡车司机,我们实施了运费支付的保障。旧生态里,相较物流公司,个体司机之所以更愿意和黄牛打交道,是因为物流公司的门,他们很难进得去,黄牛则不同。但在新生态里,在运力直采和内外部透明化的背景下,平台可以给予司机运费保障。

整个内外部的变化,给运力的环境和需求产生了很大冲击。这就是数字化给运力带来的第一个变化。

其次,说一下车队型物流企业的透明化。

有一个数据分享给大家。今年,一些车厂在疫情的情况下发生了销售井喷现象,我们的一个合作伙伴业务量上半年增长了90%,很不可思议,我原以为是下降,没想到会上涨,且幅度这么大。也就是说买车的人变多了,特别是这里面有很多企业买车,车队型物流企业恐怕有很多。

为什么会有这样的情况?我们看到,车队型物流企业可以去打造自己真正的财务结构了,也就是说从财务角度来说,从资产管理角度来说,现在买车开始划算了。为什么划算了,就是因为和那些只做挂靠的企业有了明显区别了。

这个逻辑有点绕,稍微解释一下。在原来的老生态里,大家都是现金,发票大多是挂靠公司在开,挂靠公司因为名义上有了车队,也必须开,这就形成了灰色发票市场。这些灰色发票市场在网络货运时代,要靠业务的数字化透明化去呈现的时候,就遇到了合规性问题。现在挂靠公司正大规模地被从开票市场里挤出去。这实际上是好事,空间留给了那些真正有业务、能做网络货运的人,或者真正有车并且自有运力在承运的人。所以,现在的车队公司通过对车辆成本、采购成本、运作成本的归集,反而拥有财务优势了,他们直接在财务上做事。因此,车队型物流公司在网络货运这种轻资产的运作背景下,反而有了更好的发展。因为这种轻资产的模式最终是要实际承运人的,这个实际承运人要么是个体司机要么是车队,而且现在的市场结构有很大空间。

网络货运平台发展路径  

上图左侧其实就是路歌作为网络货运平台或运力平台所走的路径。路歌大概从14年就开始做无车承运了,是先于政策而行的。

合规风控,实际上就是数据真实性,很幸运行业最终走到数字化这条路上了。走到数字化路上了,后面就比较清楚了,然后要做的就是组织资源,去帮助企业组织自己的资源。从14年开始,6年了,路歌投资做了卡友地带,把市场上的运力用互联网社区的形式引导组织起来。接着就是运力平台,这个运力服务其实已经做了,我希望能尽快地更大地做起来,能更大范围地帮助客户去优化自己的运力供应链。运力供应链本质上是一串协同的“熟人”,但不可以是死关系。每个企业在自己的池子里做运力优化,最后就会碰到资源整合。现在我们平台有300万+运力数据,能更有优势去做运力服务,做运力结构优化。

右边是企业端,即企业需要做的事情。不同的企业有不同的发展程度,我们顺着平台的发展助力,现在是在黄色阶段。伴随着外部的合规,一定会引发内部的流程优化。其实,简单的数字化、信息化都不难,难得是你根据数字化去改造自己的内部流程。数字化流程和原来的手工流程肯定是不一样的,把手工流程简单地搬到程序里去,没有出路,所以BPR是未来企业能否在这次财务合规外,还能有的企业改造关键点。

资源对接。企业完成数字化后,或者在数字化过程中,肯定会有更优质的渠道去进行资源对接。路歌去年上半年就完成了和蚂蚁金服的资源对接,在区块链上生成物流企业和卡车司机的信用,银行可以根据相关数据在线进行授信、放款、支付,让司机可以线上提现或进行其他消费。

流程再造和资源对接这两个阶段已经轰轰烈烈地开始了,接着就是应急能力。未来,企业会越来越重视应急能力的建设。

总结

今天的演讲到此为止,最后我希望各位都能在网络货运时代,拥有属于自己的数字建设能力,运力型企业能在平台的辅助下拥有更光明的“钱途”!谢谢大家!

凡来源为罗戈网的内容,其版权均属罗戈(深圳)供应链管理有限公司所有,转载请注明来源。文章内容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罗戈网对观点赞同或支持。更多深度报道,请关注“物流沙龙”微信公众号
上一篇:韩雪峰:从10种大车队模式看运力创新发展趋势
罗戈订阅
周报、半月报、免费月报
1元 2元 5元 10元

感谢您的打赏

相关文章

中国快递为何领先全球?普洛斯:现代物流设施是基础

2020-08-07

“货主要欠钱,司机要现金”,网络货运路在何方?

2020-08-07

第三十五问:光头杨谈网络货运总结三-我们80后该如何拥抱网络货运?

2020-08-07

第三十三问:光头杨谈网络货运总结一-网络货运对行业的价值?

2020-08-07

路歌冯雷:网络货运这班车如何搭?

2020-08-07

第二十七问:光头杨连线刘海燕-行业网络货运后金融是否会大批量进入?

2020-08-07
活动/直播 更多

数智·链接——第十四届物流透明峰会

  • 时间:2020-10-22 ~ 2020-10-22
  • 主办方:易流科技
  • 协办方:罗戈网
报告 更多

2020年中国网络货运平台运营和发展报告

  • 作者:罗戈研究&好多车

¥:0.0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