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宁物流“变局”前夜:大股东持股待拍卖 京东物流将上位“借壳”?

[罗戈导读]新宁物流日前披露,公司获悉广州市中院在“阿里拍卖·司法”发布了股权拍卖公告。此次公开拍卖的对象,正是控股股东苏州锦融及其一致行动人曾卓分别持有的4635.75万股及67.99万股公司股份。

新宁物流日前披露,公司获悉广州市中院在“阿里拍卖·司法”发布了股权拍卖公告。此次公开拍卖的对象,正是控股股东苏州锦融及其一致行动人曾卓分别持有的4635.75万股及67.99万股公司股份。

被摆上台面的,是公司大股东因高比例质押而陷入的资金危局;而藏在“拍卖桌”下的,则是新宁物流暗中涌动的易主预期。公告坦言,此次司法拍卖可能会对公司的控制权产生影响。目前,新宁物流二股东 京东振越,在持股比例上与苏州锦融仅差毫厘。大股东的“掉棒”,无疑为“京东系”创造了“接棒”的机会。

对于京东掌门人刘强东而言,在A股物流产业布局上再下一城,或许无需费上“一兵一卒”。

“京东系”或被动上位

通过阿里拍卖平台,记者查询到了上述待拍卖股份的“宝贝详情”。上述股份共分5批,于8月3日至8月10日“开售”。以苏州锦融其中一笔1315万股的待拍股份为例,起拍价为6724.76万元,折合每股单价约5.11元,较新宁物流最新股价(7.12元)打了七折左右,可谓颇具“性价比”。

目前,此次拍卖总计吸引逾17000次围观,约900人设置了提醒。当然,“围观者”看的是热闹,“当局者”讲究的是门道——对于刘强东而言,这或是关乎其A股物流产业布局的重要一子。

由新宁物流今年一季度的股东榜可见,公司大股东苏州锦融持股比例为10.38%,刘强东旗下的京东振越则以0.38%之差(持股比例10%)“屈居”二股东。

鉴于苏州锦融此次被司法拍卖的股份为其全部上市公司持股,即占总股本的10.38%。这意味着,若上述股份全部顺利拍出,新宁物流或面临易主。

此外,被分为4批“上架”的苏州锦融全部4635.7万股持股,每次被拍卖股份均在总股本的3%以下。也就是说,但凡这4次拍卖中有1次的买家不是同一位,新买家的持股比例就不可能超过目前的二股东京东振越,这也在某种程度上增加了京东振越上位的几率。

“京东系”入局始末

“京东系”与新宁物流的缘分始于去年。

2019年5月,新宁物流发布公告,公司控股股东南通锦融、股东曾卓将其所持上市公司10%股权,转让给刘强东控股企业京东振越,转让价为12.63元/股。

公开资料显示,京东振越是西安京东信成信息技术有限公司100%股权的孙公司。后者的股东为刘强东、李娅云、张雱,分别持有45%、30%和25%的股权,刘强东为实控人。

彼时,京东振越表示看好公司未来发展前景,且未来12个月内无继续增持的计划。此外,新宁物流还与京东物流旗下的京邦达签订战略合作协议,将在构建新型物流科技企业方面开展深入合作。

 消息一出,新宁物流股票迎来一字涨停。对比停牌前最后1个交易日的收盘价,京东振越相当于以当时市价八五折获得了新宁物流的2977.91万股股份,合计掏出3.76亿元。

不过,此后新宁物流的股价走势便掉头向下,公司目前股价已较去年5月高位时跌去三成多。

值得一提的是,当时的股权投资协议公告中还专门设置了1项条款:为维护上市公司稳定性,苏州锦融大股东王雅军拟与曾卓签署《一致行动协议》,以此保持王雅军的公司实控人地位不变。不曾料到,如今苏州锦融的持股却已几乎全部被质押或司法冻结。

与股权转让同期公布的,还有新宁物流与京东物流旗下公司京邦达的合作。根据公告,双方的合作具体包括共同搭建标准接口的物流车联网基础平台,再以平台方式,对物流企业、大型企业的物流业务提供综合管理服务。此外,双方拟在智能仓储方面的供应链一体化(VMI)、冷链物流、跨境电商等行业领域寻找合作点。

而彼时刘强东入股新宁物流之举,也被视为“京东系”在物流板块与国内A股公司的正面“交锋”。至此,“阿里系”“顺丰系”“京东系”三大物流巨头齐聚A股,三足鼎立格局显现。

 大股东陷股权质押危局

视线回到新宁物流,自去年12月以来,公司控股股东及其一致行动人股份被司法冻结的公告便层出不穷。

最新公告显示,苏州锦融、南通锦融、程功信息和实控人王雅军及其一致行动人曾卓合计持有公司股份9396.71万股,占公司总股本的21.04%;其中合计质押股份达99.86%,全部持股已被司法冻结及轮候冻结。另外,此次即将被司法拍卖的4703.74万股,也已超过上述股东总持股的一半。

上市公司大股东缘何陷入如此窘境?股权质押或是点燃危局的引线。

据披露,苏州锦融曾将所持3884.96万股股份质押给东吴证券,并分别于今年2月至3月到期,涉及债务金额(本金)1.46亿元。同时,股东曾卓向东方证券和久富投资分别质押的3630万股和55万股均陆续到期。

从所涉诉讼来看,上述股东之间还存在着连保责任。根据北京仲裁委员会确认的调解结果,王雅军、苏州锦融对曾卓确认的所负债务承担连带清偿责任。由于曾卓未按期偿还付款义务,久富投资向法院申请执行。今年4月,广州市中院将王雅军、苏州锦融及南通锦融持有的5698.72万股股份全部司法冻结。

透过“喧嚣”的拍卖事项,岌岌可危的大股东和虎视眈眈的二股东,共同构成了新宁物流“变局”前夜。

凡来源为罗戈网的内容,其版权均属罗戈(深圳)供应链管理有限公司所有,转载请注明来源。文章内容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罗戈网对观点赞同或支持。更多深度报道,请关注“物流沙龙”微信公众号
上一篇:丹鸟更名菜鸟直送,阿里物流战略发生了什么变化?
罗戈订阅
周报、半月报、免费月报
1元 2元 5元 10元

感谢您的打赏

相关文章

苏宁物流推出《5G智慧物流创新示范白皮书》 开启818智慧风暴(附下载)

2020-07-08

普洛斯与顺丰国际在英国签订8,300多平方米租赁协议

2020-07-08

物流企业成本核算方法的选择和实际应用

2020-07-08

DB Schenker在新加坡开设新仓库,价值1.01亿欧元

2020-07-08

案例:中物金象医药物流中心项目

2020-07-08

7月份国家铁路货物发送量同比增长8.5%

2020-07-08
活动/直播 更多

9月23日·广州 | 2020(第四届)合同物流 创新发展高峰论坛

  • 时间:2020-09-23 ~ 2020-09-23
  • 主办方:罗戈网

¥:499.0元起

报告 更多

2020-05物流行业简报-个人版

  • 作者:罗戈研究

¥:9.9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