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递行业将迎来最后一次资本潮

[罗戈导读]民营快递始创于1993年,由桐庐快递鼻祖“向聂腾飞致敬”创立的“盛彤实业”,后改名为申通快递,同年,王卫创立“顺丰”快递。

前言

民营快递始创于1993年,由桐庐快递鼻祖“向聂腾飞致敬”创立的“盛彤实业”,后改名为申通快递,同年,王卫创立“顺丰”快递。

在快递行业,申通快递起家时,正处于“万元户才算富”的时代,社会资本进入相对贫瘠,关键是快递行业还处于“名不正言不顺”的躲躲藏藏时代。

韵达创立于1999年,圆通创立于2000年,中通创立于2002年。如果说申通与韵达是属于“有口饭吃”的劳动力资本进入阶段,那么,圆通与中通属于“有生意做”的社会资本进入阶段,可以说申通与韵达给圆通与中通提供了一个验证快递行业有钱赚的窗口。

如果说申通与韵达起网的规模是靠市场熬出来的,那么,圆通与中通则是被社会资本推上市场的。

真正快递行业走上快车道的时间来自于2005年的电子商务发展,电商件首次超过商业件,其中,圆通快递在2009年与阿里的电子商务合作,至此,快递行业竞争走上了快车道。

那么,为什么说快递行业会迎来最后一次资本潮,下面做三个分享。

第一:大经济环境下所需的大资本介质

引导文:快递行业的价值就在于快递处于经济运行中的链性传递作用,从厂家产地到市场商城,从市场商城到商户用户,快递行业始终扮演着“中间人”的角色,随着国内经济逐渐趋于包裹化,在此次冠状疫情推动下,快递行业这种成熟的商业介质为新兴线上化市场提供了基础,至此,三通一达与百世,再一次成为超大规模资本的关注点。

事实上类似于阿里巴巴平台公司都有一个很大的缺陷,就是“通达系”服务商作为平台用户的中间服务商来说是缺乏垂直服务体验的,简单的讲,京东作为平台,京东快递直接垂直到用户,很显然,阿里与拼多多同样缺乏垂直体验服务匹配快递,关键是阿里与拼多多不仅仅只是双方之间的资本投资竞争,而且很快就会面临国际资本竞争。

评语:量子咨询认为,华为选择邮政作为垂直服务商是明智的选项,尤其是在此次疫情突出,国内此次疫情不仅仅只是改变了平台对快递的体验,而且,让任何超级商业模式搭建都意识到一点,没有快递,任何商业入口形成与规模化都不可能快速形成,因此,通达系在大经济环境下所需的大资本介质不仅仅只是国内资本的蛋糕,从此次疫情影响全球经济来看,国内经济市场正在成为中心,至此,通达系正在成为国外资本介入中心中的中心。

第二:商业模式所释放的规模性刚需

引导文:国内经济从“行,穿,住,走”跨入到“吃”这一环节,简单的讲从车辆行业开始进入电子商务,再从电子商务走向房地产行业,房地产行业走入滴滴打车共享经济,现在正从共享行业跨入“吃”这一级商业入口,以“吃”为代表崛起了的企业以美团为主,美团实际上建立在“吃”的加工产品基础上,仍然未能进入“吃”的初级产品上,简单的讲,阿里的“盒马鲜生”与京东的“小七拼”都是为“吃”这一初级市场上。

从阿里在手机淘宝首页新推出的一级入口来看,阿里“土货鲜食”频道,就是初级产品入口打造的前兆。

评语:任何资本打造的商业模式都必须建立在利润空间基础上,农产品初级产品的利润零间建立在批发与零售之间,属于消费高频次多层次的农产品初级产品所释放的规模性刚需大到惊人的11亿人次级规模,简单的讲,初级市场从农民生产到市场,市场到用户,市场到二次饮食加工,饮食加工到用户。

然而,完成农产品商业模式所需的刚需快递规模不仅仅只是一个美团,而是3个美团,从商业模式所需的刚需看,通达系的匹配资本规模不是大了,而是小了。

第三:网点资本逃逸与入口虹吸现象

引导文:此次冠状病毒疫情直接催毁大部分加盟网点的信心,可以说快递行业加盟网点进入了甩卖潮与融资入股潮,原因很简单,低派费与低快递费已经持续消耗了2019年整个一年的希望,网点公司明白,指望驿站,快递柜,共配,省出来的钱仍然会被价格战所打掉,这种想法已经非常普遍。

实际上在此次疫情中,社会已经逐渐形成了国内经济包裹快递化的共识,可以说快递行业加盟商迎来了资本换手的小高潮,简单的讲,以前的接盘侠是行业内的,此次会引来社会性的,但是,快递加盟商资本逃逸的条件仍然会集中的行业前三强之间,其他品牌并不是社会资本投资的选项。

关键是造成2020年网点资本逃逸的商业环境并不是品牌之间产生的,恰恰是新兴快递既时配与同城配的虹吸效应推动的,冠状病毒疫情的发生直接推动了电子商务与快递员工本地化浪潮,简单的讲,电商资本与人力资本更希望得到本地化保护,此次异地疫情管控直接经济损失给电商资本与人力资本带来的冲击几乎是印象深刻,问题来了,依赖于电商与外来务工人员的网点公司怎么办。

评语:网点资本逃逸与入口虹吸现象的产生是在疫情环境下与新兴入口商业模式中共同推动了,电商,务工人员,新兴行业,回流本土直接影响了加盟模式的逃逸,从顺丰快递员可以异地上班就呈现出一此苗头,加盟商的资本自我保护很正常,关键是以加盟模式为主的通达系仍然没有意识到自身模式需要调整,是全网股份制还是回购直营化,都是阻止网点资本逃逸与入口虹吸现象产生的资本管控方式。

结语:快递行业将迎来最后一次资本潮,并不是进行业内品牌之间资本移动,而是品牌快递的资本逃逸与超大规模的外来资本并购,关键是快递品牌用什么方法锁定本品牌的资本逃逸和招商引资壮大自己,以更大的超级资本盘建立规模级品牌与新兴入口匹配,可以说快递行业的未来是可期的,关键是谁走的正确,是中通,还是韵达,快递行业拭目以待。

凡来源为罗戈网的内容,其版权均属罗戈(深圳)供应链管理有限公司所有,转载请注明来源。文章内容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罗戈网对观点赞同或支持。更多深度报道,请关注“物流沙龙”微信公众号
上一篇:什么是中国好物流?
1元 2元 5元 10元

感谢您的打赏

相关文章

员工待岗、供货商堵门,执御这是没钱了?CEO李海燕回应:暂时困难

2020-02-16

全国商业网没落,省内网还能走多远?

2020-02-16

受疫情影响,新一轮停航潮来了!封国封城各大港口码头严重拥堵,出货请注意!

2020-02-16

物流价格战

2020-02-16

疫情对企业供应链物流建设的影响

2020-02-16

喊价80亿美元收购58同城 神秘财团背后隐现携程系梁建章

2020-02-16
活动/直播 更多

直播|“疫往直前”2020中国物流新格局

  • 时间:2020-03-27 09:00 ~ 2020-03-27 22:30
  • 主办方:罗戈网
报告 更多

2019-2020物流经理人薪酬调研报告

  • 作者:

¥:0.0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