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HL投20亿欧元于数字化转型,合同物流企业如何数字化转型?

[罗戈导读]10月1日,DHL发布了最新战略“Strategy 2025: Delivering excellence in a digital world”(2025战略:在数字世界中实现卓越),CEO Frank Appel在表示“DHL 发展比以往都好”的同时,提出将投资20亿欧元用于数字化转型,并期望在2025年实现15亿欧元的年运转收益。

10月1日,DHL发布了最新战略“Strategy 2025: Delivering excellence in a digital world”(2025战略:在数字世界中实现卓越),CEO Frank Appel在表示“DHL 发展比以往都好”的同时,提出将投资20亿欧元用于数字化转型,并期望在2025年实现15亿欧元的年运转收益。

不论是制造、流通、供应链及物流服务等领域,“数字化”已成为国内外巨头企业转型发展的重要战略,这对国内合同物流企业有什么样的影响和启示?

---

DHL 2025战略

20亿欧元投资数字化,并以数字化赋能核心业务增长


DHL在全球范围提供邮政包裹、快递、全球货代、供应链、电商解决方案等五大物流服务,在“Strategy 2020”中DHL提出了四大发展趋势:全球化、电商、数字化、可持续发展,在“Strategy 2025”中,“数字化”作为企业发展的重要驱动力和基础,被进一步强调。DHL认为,“数字化”的背后是:

  • 自动化驱动的高效、规模化,及增长

  • 简单化和流程化的数字化交互将成为新的基准

  • 提供更好客户体验和商业模式创新的基础

(DHL的愿景、使命及发展目标,来源:DHL)

因此,DHL将重点加大技术探索,优化核心业务。通过全球卓越中心(COEs - Global Centers of Excellence),探索区块链、大数据分析、数据湖(Data Lake)、智能自动化后台、IoT、API、用于物流操作方面的智能自动化等技术的研发与应用,并逐步实现数字化对于核心业务发展的支持。

(DHL COEs 关注的技术领域,来源:DHL)

传统合同物流的数字化投入现状

“数字化”正在全方位发生,但当前“信息化”投入是主流


国内合同物流市场,也正在发生深刻的数字化变革:

  • 来自商业端核心企业的供应链数字化变革

  • 数字化协同仓配网络

  • 数字化的下游资源整合及运作服务

  • 数字化的行业新进入者

而从技术投入来看,大多数国内合同物流企业对于“数字化”的认知和投入,还处在较早的“信息化”阶段完善业务层面的OWTB系统建设与外部对接,部分企业在探索物流数据分析、物流控制塔等能力。

(来源:2019中国合同物流发展报告)

与此同时,我们看到,越来越多的核心企业,在数字化转型过程中,以商流为出发,统筹供应链变革,并以业务驱动供应链预测与计划,进而指导运作。

核心企业供应链的数字化变革

核心企业基于数字化,进行供应链预测与优化


数字化实现核心企业对于制造、流通供应链的一体化协同,也为核心企业供应链部门提供了供应链统筹的抓手企业是最了解自己业务需求的,而数字化也帮助企业提升用户交互、完善用户画像。基于对业务的理解,以大数据、智能技术投入与应用,进行供应链整体规划则顺其自然。美的、华为、阿里、京东……不论是制造商、品牌商,还是电商平台,头部企业都在进行这样的尝试。

核心企业在供应链数字化变革下,对于供应链预测与计划的管理,一定程度上削弱了合同物流服务商的价值职能,让合同物流企业作为“执行者”的角色加重。从另一方面,也是对合同物流企业的警醒:大型甲方的供应链数字化已如此深入,合同物流企业的数字化,又处在什么程度?合同物流企业在供应链预测与优化层面,到底能为甲方提供什么样的价值?

合同物流的数字化解决方案创新

核心企业基于数字化,进行供应链预测与优化


合同物流数字化解决方案,以技术赋能,实现数字化的资源整合与调度、业务运作与管理。为客户提供业务层面的可视化管控、物流体系的降本增效。

当前,合同物流领域的数字化解决方案服务商,包括以软件平台企业转型而来的新进入者,如SaaS TMS服务商oTMS,以及重视技术研发,并具备深厚行业理解与服务能力的传统合同物流企业,如国内最大的合同物流服务商上汽安吉。

2017年,oTMS推出“平台+服务”的数字化合同物流解决方案全橙服务。以oneTMS + SDTN智能动态分单引擎,为客户全渠道不同类型订单,动态匹配最佳运力,并进行订单下发;在线下,结合oTMS服务团队、3PL服务联盟,进行运力直采、运作管理。

上汽安吉面向整车的过程管控服务,在全球整车开发流程的基础上,融合了物流同步工程的概念,在整车开发的各阶段设置物流及供应链相关的质量阀并规定交付物,并基于各类智能物联设备、移动应用程序,进行各环节可视化管控,实现整车从开发至交付的全程有效管控。

本篇我们从合同物流服务视角,围绕“数字化”,看到当前合同物流企业在技术方面投入的现状仍以业务执行层面的“信息化”为主,而甲方(核心企业)借数字化转型已开始切入供应链的预测与优化,一定程度在弱化合同物流服务的价值环节。与此同时,科技型、大型合同物流企业也在探索数据及优化技术驱动的更加整体、高效、业务协同的数字化解决方案。

而以核心企业为主导的甲方供应链在发生什么样的变化?上期我们透过家电行业看了一二,下期我们将围绕制造商、电商平台、实体零售三大类核心企业展开来看。

在2019年《中国合同物流发展报告》中,我们分别围绕核心企业及供应链、合同物流市场两大视角,看合同物流上下游的数字化现状,以及由此带来的市场变化。欢迎通过“阅读原文”或识别下方二维码订购罗戈研究第三版《中国合同物流发展报告》,了解我们更加完整的研究内容。

上一篇:观点 | 物流沙龙 CEO Tracy:新快递与传统快递,科技终将变现
凡来源为罗戈网的内容,其版权均属罗戈(深圳)供应链管理有限公司所有,转载请注明来源。文章内容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罗戈网对观点赞同或支持。更多深度报道,请关注“物流沙龙”微信公众号
1元 2元 5元 10元

感谢您的打赏

罗戈快讯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