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价格战】公路运输业的规模化陷阱的后遗症

今年是多事之秋;贸易战,人民币破7,海航重组,诺亚承兴…

在公路运输领域,第二梯队整体消亡,全峰、快捷、远成、优速、如风达........一个个曾经的叱咤风云的公路品牌消声觅迹;

2018在公路运输业、安能8周年、天地汇50亿融资、德邦A股上市、壹米滴答5亿、菜鸟投资中通13.8亿、菜鸟驿站32亿、蜂巢20.7亿、满帮19亿.............资本极力的推动物流的规模化进程、目前已经初见成效;

可转眼短短一年,安能断腕、德邦理财亏空,顺丰增长受阻,申通变换业主,卡行掌门替换,令人眼花缭乱;

2018年联盟盛行,传化联盟,聚盟联盟,派运联盟,省省车联盟几乎一天一个宣介会,2019,好像你看不到谁家做宣介......

市场变得太快,还没有反应过神,窗口已经变了一个天气,从骄阳似火的夏日到了冰天雪地的寒冬! 由资本的推力,市场的惯性,公路运输业在过去的5年间,迅速的积累和成长,但今日其运力规模与实际需求已背离,由于经济的软着陆,产能迅速衰退,但公路运输市场已经如百米冲刺,无法刹车!

在正常的市场活动中,为了追求资本效率,利用金融手段来增益实体业务本无所谓善恶是非,而且一定时间里还很有效。但万事就怕四个字:过犹不及。

 

显然,风险被隐藏了,预警失灵了,预期给得太高了。而资本堆出来的规模本身骨质疏松,资本已然变了味:彼时蜜糖,就成了此时砒霜

从物流业的态势来看、一派欣欣向荣的景象,各大平台融资报表中、普遍提及的就是自身物流资源进行优化配置、规模化、集约化成为不二之选,以期用最小的成本带来最大的效益;

部分公路货运平台对规模的追求,有时甚至胜过了对主营业务本身的效率和稳定性的追求。当规模成为最高KPI时,运营风险和道德风险都退居到了次要位置。于是就有了安能的官微辟谣、圆通的网点罢工、远成的海南收购,未来还可能出现我们意料之外的事件发生;

规模化的优点

物流企业本身鼓励规模化的进展、规模化有以下优点;

1

有利于建立货运网络体系,企业规模越大,单位固定成本越低,越能实 现规模经济效益。快递业的成长充分阐述了规模化的优点,通过规模化、使快递价格维持在忽略的角度,使得电商能够迅猛发展;

2

有利于提高运输工具效率,节约运力与能源。零担运输一般都实行"五定",货源、车辆、人员相对稳定,往返配载概率大,有利于提高车辆运用效率,降低行车消耗,提高经济效益。

3

规模化有利于货运枢纽的效率提升、货运枢纽的规模化使得单价运费和货物中转变得易常便捷、山东临沂的物流规模化,使得临沂能够成为北方转运枢纽,冠名为物流之都;

4

规模化有利于创新业务模式, 比如运满满在客户端推出了车贷服务、ETC服务,是直接通过已汇集的流量,伸手做了摊新的金融业务;

规模化的缺点

1

公路运输风险较大,容易遭遇风险,规模化对货物的完整性和安全性相对无法保证。不利于精细化管理的实施;由于规模化标准化的要求、使得包装成本直线上升、加大了环境压力;快递包装污染的问题日趋严重;


2

通过资本的推力,公路运输企业的产能短时间大幅度增加。

 

当整个运输行业供大于求时, 大大超过了其承载能力,就会出现产能过剩的问题;所以很多公路运输平台为了给资本一个交代,将规模扩大的支出、列入正常亏损、许诺当规模运力达到零界点时就会扭亏为盈;资本也相信了这种自欺欺人的说法;

 

所以公路快运企业2019将不顾一切地去打价格战、做促销,直接导致企业的盈利能力下降,甚至亏损。

 

当行业供给能力超过需求容量时,为了减少运力积压、进行恶性促销,在2019年最后的结果会导致全行业亏损。

3

规模化产能短时间的递增,使得公路运输企业无法做出准确的市场调研和服务预测, 由于看到眼前自己的运力在市场上供不应求,就大规模扩张,比谁的公路枢纽个数、比运量、比网点数,结果导致公路运输企业基础设施大幅增加,而设备闲置、作业不饱和现象普遍存在。

 

比网点数、比分拨中心,比员工数量、比营收依然成为评判企业优劣的主流;(运联2018排行榜)而扩张后庞大的运营体系给运输企业带来巨大的管理成本和品牌风险,全峰、快捷给中旅、申通带来了难以估算的品牌损失,在规模化扩张的路上陷阱无数!

4

为了维持高速的增长,保持规模化优势;公路运输企业就会对外大规模借贷或融资,负债大幅度增加;  不仅使企业的资产负债 率超越了合理的警戒线水平, 而且也大大增加了财务成本, 大规模借贷或融资,此时的借贷或融资成本或风险就可能压垮企业;

 

在于资本的博弈中、普遍签订了对赌协议,使得企业运营被资本所绑架,不能专注于运营本身,天地华宇三易其主成为典型案例;

起因

为什么公路货运业,会在2015年以后走上为规模化快速扩张之路?

纠其原因的追溯到4万亿的投资时代,多年的信用扩张、货币宽松,养出了中国经济的一大积弊:对规模的执念、放纵和沾沾自喜 

然后就形成了一些古怪的逻辑:风口思维、猪上天:资本自发的形成了一个个风口:无人货架、P2P、快递柜、共享单车........

 公路规模化:未雨绸缪迎接衰退是关键  

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米尔顿·弗雷德满有一个“花钱矩阵”的理论:

 最近的情况不太乐观、国家取消了棚改、机场、光伏、新能源的补贴、从经济晴雨表的股市跌,债务崩,外汇跌,几乎金融所有的命脉都在接连发出风险呼叫。加拿大、欧盟已经正式加入贸易战、中国也要受磨难、经济陷入了命悬一线,无法自拔的地步。

.为什么经济命悬一线,物流业一片繁荣,百思不得其解,看报表、货量持续下滑、客户一再压缩物流成本,没有什么服务可言,对于甲方来说,经济不好,活着重要,熬过了才谈发展,对于物流来说,我给你谈服务,你给我谈成本,摊子小的还好收,摊子大的就困难了!

从而摊子大的头疼、未来预期很不好、制造业全面衰败将传导到物流业,越是艰难的时候,越要给资本看到阳光还在;

 

物流行业形势

2018物流媒体一片繁荣:安能、德邦、聚盟、派运、满帮、卡行、接二连三的宣介会,新模式、新产品、新品牌....

聚盟每月一个宣介会、传化联盟如火如荼、德邦改个快递名字声势浩荡;安能8周年庆典群星云聚;对于未来充满了无限可能、造成了物流业蓬勃向上的擂鼓声势

 当经济上行时,借助资本推力,快速规模化曾成就了很多奇迹,慢半拍的公司则被出局,嘀嘀、OFO鲜明阐述了这一逻辑。即规模化真正实现,市场趋于寡头或垄断,则消费者的利益可能受损。 

2019年冰火两重天,规模化的另一面显现的一览无遗

GDP增速放缓,贸易战风紧,公路领域最先感觉到寒冬的到来;毕竟公路运力是经济的晴雨表;

在背负着扩张的包袱,价格战一而再、再而三,无止无休,财竭而力衰,企业命脉于盈利,如悬崖边行走江湖,经营愈加惨淡、境况日趋严重;

    对于价格战,要有一个清晰的认知

1

价格战旷日持久

 

从资本看上物流业之后,扩张的脚步从未停歇,当经济放缓,货量下滑,各家运力都吃不饱,就演化成一场生存之战。如履薄冰的紧迫感,刺激着物流从业者不断前行。

 地主家也会没有余粮

 

大家服务同质化严重、差异性小等特点,会使得「价格战」愈演愈烈。

必须用货量来给资本一个交代,此时不在乎利润,必须保住江湖地位,所以最有效率手段就是价格屠刀;首先是重抛比:4月8日,百世 调整后1立方=111KG。安能为1:8000。壹米滴答立方=111KG。

由头部企业打破平衡,价格战拉开帷幕!要清楚这个战局一旦开局,就将旷日持久,绝无退缩!市场总量在减少,反向思考:没有市场份额无法向资本交代;反向思考:乘机会问鼎龙椅,立于不败之地;

2

网点运营形式迅速变革

 

从通达成长的过程中,加盟制度,以轻资产模式撬动网点经营的积极性,迅速搭建起运营网络是其成长的核心;

一线网点迅速整合

 

行业竞争延伸到末梢网点,那么由于货量不足,就会形成两个方向,退网潮和迅速整合。

 

菜鸟驿站的密度已经超过所有通达系网点,所以整合末梢成为C端市场的成本控制法宝,以后别指望谁会送货按响门铃;

 

B端整合的速度相对会慢一些,网络覆盖,口碑服务为主的B市场,在服务基本一致的情况下,最直接的就是拼价格;高水准的竞争策略会转移到云仓,供应链服务商,但这对于大部分快运零担类公路企业而言,多业态运营的人才储备,公司架构,运营机制提出了新课题;

 

在延伸到云仓分布管理,经销仓库存管理等领域大部分企业力不从心!

3

业态迅速多元化,摊薄成本

行业在过度竞争后,即将通过整合进入稳态,规模化的头部企业即将出现。物流行业未来在分散经营做到极致后,一定会向物流规模经济前进。

2019年,这场重新定义物流的战争,不止是快递领域的震荡。当可获得的利润越来越低,加入的竞争者却越来越多,整个市场形成了「狼多肉少」的状态,造成了物流公司运营日益艰。

所以为了稳定网络,从以往单一的快递快运,业态迅速增加,从百世供应链,顺丰海外,菜鸟丹鸟,业态的增加不一定会有利润,但最明显的就是摊薄成本。本来物流本就是服务业,按照公斤级分成了快递、快运、零担,操作原理毫无差别,整合多业态对成本控制至关重要!

下一个利润源泉

经过价格战,业态多元化苗头已经暂露苗头,快递业向快运业渗透,无车承运人向三方延伸,对于供应链金融领域的特征,和UPS的实践案例,依据交付节点的时间差,介入支付结算是物流业的下一个利润源泉;会诞生出代理采购,代收货款,信用支付等多种物流金融业态形式!从最近火爆的供应链金融就可以看出支付节点的商机! 

未来

过去几个月内外这一波焦点事件显示了不同的判断—— 贸易战、抓环保去产能、大搞基建、新的4万亿投资基础建设,隐约感觉那里不对劲;

在新的货币收紧,负债减缩的去杠杆、防风险的形势下,从政府到公司和机构,投资时都会更看重效率、收益和风控。

不管是被资本追捧的互联网“新经济”,还是中国“大政府”体制下的“举债经济”,他们之所以沉迷规模化,有一个共通原因:拿别人的钱办事。” 

上一篇:《跨境电商发展史》
下一篇:生鲜行业研究系列:美国的生鲜供应链,中国可以借鉴吗?
凡来源为罗戈网的内容,其版权均属罗戈(深圳)供应链管理有限公司所有,转载请注明来源。文章内容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罗戈网对观点赞同或支持。更多深度报道,请关注“物流沙龙”微信公众号
1元 2元 5元 10元

感谢您的打赏

罗戈快讯 更多